一次联谊也是一次共修

一次联谊,也是一次共修

早就闻到隔壁班的菩提花香,在这个人间四月芳菲盛的日子里,我们终于迎来了两个班的联谊活动,这不仅是一场庆生会、欢迎会,还是一场期待已久的交流会。

开场有幸请到了智孝师兄为我们表演茶艺。智孝师兄精于茶道,他首先问我们:“大家知道禅茶的缘起吗,为什么叫禅‘茶’,而不是禅‘咖啡’,或别的什么饮料?”大家七嘴八舌地一番议论后,师兄才气定神闲地说道:“茶是一种轻微的兴奋剂,但这种兴奋剂对大脑是有保护作用的,并不妨碍我们的觉知,这是其他任何饮料所不能比的。”

他又指着一个茶碗问:“大家认得这个茶碗上的红色吗?”

我们这才见识了传说中的“祭红”。 “祭红”之难烧制号称“千窖一宝”,

有句民谚叫“要想穷,就烧红”。难以想象眼前这只带着“祭红”色的茶碗,竟然是智孝师兄亲自烧制的。大家都赞叹不已。

禅茶一味之后,进入了庆生环节。道旷师兄携儿子一起为大家演绎了精心准备的庆生小故事,将“生从何来”的艰难选择巧妙地融入到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中,不仅在场师兄为之赞叹喝彩,从孩子们专注的眼神中也可看出,一粒善的种子悄然种下了。

一边吃着蛋糕,一边沐浴在春日的暖阳中,大家开始就修学和传灯两个方面进行了广泛的交流。

道生师兄说:“我是因为生活中的一些小烦恼而学佛的,但进班后的第一次共修就被惊呆了,师兄们好多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,有的师兄学佛已经十几年了,还有的师兄把家里的场地供养出来给大家共修的……而我有什么呢,真是惭愧难当。我想我能做的只有以精进修学来服务大家,这是我一开始修学的动力。学了一段时间后,烦恼少了,家里也不吵了,才发现最受益的原来是我自己。利他就是最好的自利啊,于是更加感恩珍惜和大家相处的机会,这也变成了我精进修学源源不断的动力。”

“法昧师兄也非常精进,我们学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,她的提纲、笔记已经有那么厚厚的一沓。”道晔师兄一边介绍,一边用手指比着厚度,“而且每课分享非常真诚,都在结合自己,让我们都非常受益。”这时法昧师兄微笑地合十说:“不敢当啊,我是班里年纪最大的一个,记忆力也不如大家,所以只能反复听,认真记,总担心拖了师兄们的后腿。”

从师兄们的分享中,大家感到越是觉得自己没什么的师兄越是精进,一颗谦虚之心可以让人远离垢器、漏器、覆器的过患,于法真实受益。

接下来道旷师兄说,一直想让妈妈也学佛,苦于没找到方法。道晔师兄马上介绍:“我们班的道姝师兄就是她妈妈引进来的,而刚才分享的法昧师兄,就是看到女儿的变化才参加修学的,今天她女儿观若师兄也来了。”这时大家都用期待和羡慕的眼神看着这对母女。

女儿观若师兄分享:“我妈妈爱好很少的,也不出去玩,我叫她去跳广场舞她也不跳。我就经常和她讲我的修学收获,班里师兄的分享等等。讲久了,她好像也想了解,我就带她去读书会,参加几次之后,她很有兴趣,后来就申请进班了。”

妈妈法昧师兄也分享:“一开始我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,想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,都和什么人接触。去读书会一看,发现这里的人都很真诚,就算素不相识,讨论的时候也很亲切,就喜欢上这里。后来她问我进班吧,其实我心里已经接受了,那进班就是水到渠成的事。”

道旷师兄听着,眼中闪着光,继续问道:“那我妈妈有些抵触的,不愿意听我讲我的收获,怎么办?”

“你母亲平时爱好什么?”

“爱美爱漂亮。”

“那你就跟她分享,学佛法是最好的美容,可以由内而外焕发一种红润和喜悦,我们读书会就有《生命的美容》这一主题啊,她肯定能接受。”

道匀师兄也接着和大家讨论:“我对让别人学佛也有一些疑惑,是所有人都需要佛法吗?我看有些人生活美满、衣食无忧,不觉得人生是苦,好像对佛法没有需求啊。”

辅导员善仕师兄分享道:“我们可以观察在学佛之前,我们生活中也有幸福快乐,那时好像有没有佛法对我们并没什么影响。但是我们学了一段时间之后,现在觉得需要佛法吗?”

“太需要了,很清净的。”

“是啊,这就是认识的问题,认识也是缘起的,没有接触前,我们觉得不需要,那只是没有认识到。所以可以肯定地说,一切众生都是需要佛法的,这是一种普世的真理。”

“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后,再去想怎么让别人也了解佛法的好,这确实需要一些智慧和善巧。”善仕师兄接着说:“比如我们刚才看到茶艺表演,对于喜欢茶道的人,他就很感兴趣,就会和你聊茶叶、茶具、茶艺等。聊了后他就会想知道,你为什么能做这么好,其实关键还是背后的心态。把这颗心修好了,才能表现出由内而外的从容优雅。那他看到你的从容和优雅,就会很想了解,怎么修心啊,这时再告诉他佛法的智慧……”

大家聊得正投机,不知春去已多时。修行路上互增上,临到话别语已迟。离别时,大家都非常感恩有这样的机会相聚交流学习,原来一次联谊,也可以是一次共修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