斡鲁朵

[拼音]:Woluduo

突厥—蒙古语ordo的音译,意为宫帐或宫殿。此语最早见于唐代古突厥文碑铭。辽、金元时有斡耳朵、斡里朵、兀鲁朵、窝里陀等不同译写。《辽史·营卫志上》谓:“宫曰斡鲁朵。”契丹是游牧民族,其君长习于帐居野处,车马为家,转徙随时,无城廓沟池宫室之固。故其宫帐之组成、管理、警卫与供给都有与之适应的特有制度。遥辇氏的累代统治者置有宫或帐,共为九宫分或九帐,也便是九斡鲁朵。《辽史·营卫志·宫卫》说“辽国之法,天子践位,置宫卫,分州县,析部族,设官府,籍户口,备兵马。崩则扈从后妃宫帐,以奉陵寝。有调发,则丁壮从戎事,老弱居守”。斡鲁朵既是其宫廷,又是其私产;既有特别组织的禁卫军,又有其领地、属民,单独设官分领。《辽史》中储存有历代皇帝及部分皇后、皇子的十二个斡鲁朵和相当于斡鲁朵的一个王府的记录。它们是:

算(义为心腹)斡鲁朵,汉言弘义宫,辽太祖耶律亿所置;

蒲速盌(义为兴隆)斡鲁朵,汉言长宁宫,辽太祖皇后述律平所置;

国阿辇(义为收国)斡鲁朵,汉言永兴宫,辽太宗耶律德光所置;

耶鲁盌(义为兴盛)斡鲁朵,汉言积庆宫,辽世宗耶律阮所置;

夺里本(义为讨平)斡鲁朵,汉言延昌宫,辽穆宗耶律璟所置;

监母(义为遗留)斡鲁朵,汉言彰愍宫,辽景宗耶律贤所置;

孤稳(义为玉)斡鲁朵,汉言崇德宫,辽景宗皇后(即承天皇太后)萧绰所置:

女古(义为金)斡鲁朵,汉言兴圣宫,辽圣宗耶律隆绪所置;

窝笃盌(义为孳息)斡鲁朵,汉言延庆宫,辽兴宗耶律宗真所置;

阿思(义为宽大)斡鲁朵,汉言太和宫,辽道宗耶律洪基所置;

阿鲁盌(义为辅佑)斡鲁朵,汉言永昌宫,辽天祚帝耶律延禧所置;

赤寔得本(义为孝)斡鲁朵,汉言敦睦宫,辽圣宗之弟耶律隆庆所置;

文忠王府,韩德让(即耶律隆运)死,葬干陵(景宗陵)侧,拟诸宫例,建文忠王府。

此外,辽太宗耶律德光之长兄耶律图欲亦曾置行宫,后废。

斡鲁朵之主要构成与职任是宫帐的禁卫。《辽史·兵卫志·宫卫骑军》说:“太祖以迭剌部受禅,分本部为五院,六院,统以皇族,而亲卫缺然。乃立斡鲁朵法,裂州县,割户丁,以强干弱支,诒谋嗣续,世建宫卫,入则居守,出则扈从,葬则因以守陵。”阿保机即皇帝位后,立即选取了诸部豪健之人两千(或作一千)人,组成宿卫亲军,号为“算”,义即腹心部,成为一支直属于他本人的宫帐(斡鲁朵)禁卫队伍,领以左、右皮室(义为精兵,或言义为金刚)“详稳”(官名)。这支部队平时任斡鲁朵的警卫,有战事则随皇帝亲征,有时也分派外出参与征伐。掌领宿卫者都是皇帝的腹心功臣,宿卫人员多因受知于皇帝而超擢为重臣显宦。

宫分所属人户,除充当心腹的宿卫外,又以所得俘户、加上从政府或前朝皇帝宫分中所拨出的州县、部族,组成一个独立的官署。分置契丹诸行宫都部署等北面宫官,管领契丹人和其他游牧民族;汉人诸行宫都部置等南面宫官,管领汉人和渤海人。下辖州、县、提辖司、石烈(相当于县)、瓦里(拘收宫室、外戚、大臣之犯罪者家属的机构)、抹里(相当于乡)、得里等组织。总计有辽十二宫一府所属,计州三十八,县十,提辖司四十一,石烈二十三,瓦里七十四,抹里九十八,得里二,闸撒十九。共有正户(契丹人)八万,蕃汉转户(汉人或其他民族分子)十二万四千,丁四十万零八千。他们除了向本宫分提供租税、劳役外,大致每四丁还要提供骑兵一名,成丁的男子也根据需要应征为兵。据《辽史·营卫志》所列诸宫、府总计可征发骑兵十万零一千。诸宫典兵官称提辖司。与诸宫府所领属州县多在上京、中京、东京三道的情况相反,提辖司则集中设在南京析津府(今北京)、西京大同府(今山西大同)、奉圣州(今河北涿鹿)、平州(今河北卢龙)等军事要地,利于平时镇守,有战事则各集所属的军丁从征。

宫户世隶宫籍,不能脱离。即使官至大丞相、封晋王的勳臣韩德让,也只有经承天皇太后明令他出离宫籍后,才能跻列横帐皇族之列。斡鲁朵制对加强皇权,维护耶律氏的统治都起了重要的作用,对后来蒙古人的斡耳朵、怯薛制度有著直接的影响。

蒙古的斡耳朵与辽没有实质上的差别。成吉思汗有四大斡耳朵,分别属于四个皇后,帝、后死后,大斡耳朵由幼子拖雷的家族继承。元朝建立后,为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先后设定了四所总管府和一所都总管府,下辖提举司、长官司和各种造作匠局等二十几个机构,私属工匠、打捕户遍布大都、上都、保定、东平、彰德、泰安、河间等地。这四大斡耳朵向腹里(中书省所辖的今河北、山西、山东和内蒙古部分地区)九万人户征收五户丝;并向赣州路几万人户征收江南户钞。每年还从朝廷得到大批银两、罗绢缎绒等岁赐,敛聚和耗费钜额财富。元廷历封宗王甘麻剌和他的子孙为晋王,镇守漠北,兼领四大斡耳朵,称为“守宫”。元世祖忽必烈也有四大斡耳朵,同样佔有大量财富和私属人口。其他皇帝都各有斡耳朵,死后都由后妃继承守宫,也领有私属人户,有五户丝、江南户钞、岁赐的收入。元成宗铁穆耳、武宗、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、元英宗硕德八剌、明宗、宁宗死后,元朝分别设长庆寺、长秋寺、承徽寺、长宁寺、宁徽寺、延徽寺等三品官衙,管理他们的斡耳朵。

参考书目

杨若薇:《辽代斡鲁朵所在地探讨》,《北京大学学报》1985年第 5期。

更多信息: bet9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